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了格桑花美丽常开

看着药水在输液管里不紧不慢地“点滴”着,于泳想起了不疾不徐的梭磨河,还有两岸连绵起伏的群山,然而现在那清澈的河水只能暂时在心里流淌了──他恼恨自己又躺进了医院。

于泳是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州委常委、副州长。按照四川省委组织部安排,经中粮集团党组批准,中粮集团中层领导干部的他在2017年1月来到阿坝州工作,挂任现职。2019年6月17日,在汶川卧龙特区、映秀镇调研的当晚,他突发阑尾炎,只好就近住院手术。“都没有算这是于常委的几次住院了。工作安排又被打乱了,他咋不心痛嘛!”随行的工作人员小许最明白于泳的心思,知道他的痛点在哪儿。

2018年8月22日,阿坝州常委、副州长于泳在茂县南新镇水磨沟泥石流现场调研

“勇于担当挂真职”

作为阿坝州政府办工作人员,小许在于泳身边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很快,他就见识了这位话少且温和的年轻领导的“雷霆手腕”。

按照省委、州委的安排,于泳分管国资和金融,负责大九寨旅游集团的整体上市工作。正在抓紧时间调研、了解州情的于泳,在第一眼看到大九旅已完成的上市承销机构第一轮竞标结果时,凭着多年的金融从业经验,敏锐地发现承销机构实力一般但费用却明显高于市场,他当即指出针对接下来拟公示的中标候选结果要慎之又慎。

小许以为领导“疯了”,还没摸清来龙去脉,一上来就掐掉别人天大的馅饼,那可是官场大忌──因为你都不知道得罪了“背后的谁”。事实上,于泳也有过一刹那的为难,毕竟自己初来乍到,不宜“动作过猛”“动静过大”。于泳后来说,省、州对他委以重任,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他决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恰在此时,陆续有三家参与投标的机构发来了质询函。于泳认真分析了行业内外多宗上市案例,做足了功课之后,因公示时间即将到期,他连夜给书记、州长打电话汇报情况。“放开手脚大胆作为”,两位领导给予充分肯定与支持。有了主要领导的坚定支持,于泳抓住时机,部署公司抢在公示生效的最后一天中断了第一轮招标。紧接着在深入调研之后,部署公司重新拟定招标文件、方案,在阿坝首次探索出通过公开招投标选聘上市承销机构的新路子。

2017年5月18日,阿坝州常委,副州长于泳在大九旅集团做好整体上市启动会上。

“中标机构全国排名前列,在国有旅游企业上市方面业务经验丰富,费率也刷新出极低的1.26%,远低于全国2016年IPO市场5.58%的平均费率,仅此一项就节约了承销费用近5000万元。”于泳感慨地说,“阿坝这么穷的地方,钱多金贵呀!干职务就是要担职责。”

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于泳坚决推进国有企业历史遗留问题的化解,两年多的时间里化解问题200余项,收回多年前的不当投资4.5亿余元,出台国有企业改革办法、意见60余件。“办了州委、州政府一直想办却未来得及办的大事”,州委班子的同志们对这个北京来的年轻人挑起了大拇指。

“甘于奉献动真情”

在刚刚领略了领导敢干、能干的风格之后,小许发现还得迅速跟上他拼命干的节奏。

2017年5月12日,在汶川参加完“金融系统防风险守底线抓服务促发展”会议后,由于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的巨大差异,于泳患了急性肠胃炎,身体产生了严重的反应,顺道紧急赶往都江堰的医院治疗。谁知道周末一过,到了5月15日周一的一早,于泳硬是从病床上爬起来,坚持推进原定的工作计划──到阿坝、若尔盖、松潘等县调研,了解经济社会发展、群众生产生活和旅游资源等情况。

阿坝县城海拔3290米,若尔盖县城海拔3406米,其间还要翻越4座海拔近5000米的雪山,于泳从内地过来,还在适应高原生活,本身就会产生极其严重的高原反应,何况还拖着病体?

于泳坚持下来了!

4天调研,他顶风冒雪赶了3000余公里路,去到了阿坝州自然条件最恶劣、生活条件最艰苦的草地县。路途中,对于大家的担心,于泳还笑着宽慰,他指着药品和氧气袋说:“下面还有喝了油就有劲儿的四个轮子,比起当年红军长征翻雪山、过草地,我们的条件好得顶了天!”

四天里,只喝得下去清粥,身体上的难受,当然是自己最清楚了,于泳也想缓一缓、歇一歇,可时间不等人:“大九旅一上市,募集的资金用在哪、怎么用?要保证用在刀刃上,就得抓紧时间取得足够多的第一手资料。”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在阿坝师专忙完四川省藏区金融发展论坛的工作后,于泳在宾馆与儿子视频聊天。一阵剧烈的摇晃使他一下子紧张起来,经查询得知九寨沟景区发生了7.0级地震。“群众怎么样了?游客怎么样了?大九旅的员工怎么样了?”经与州委、州政府主要领导请示会商后,他立即动身赶往九寨沟县指导抗震救灾工作。

21时30分,震后11分钟,于泳一行就出发了,由于地震毁坏道路,他们取道绵阳、江油、平武奔赴九寨沟。9日凌晨天快亮时,于泳一行进入九寨沟县境内,看到向外转移的车辆出现交通堵塞,于泳冒着余震,穿过滑坡点、飞石区,一边指挥、一边赶路,终于在9时30分赶到了震中漳扎镇,他也是州委、州政府领导里第一个赶到震中的同志。

2017年8月17日,阿坝州常委,副州长于泳参加九寨沟县抗震救灾指挥部会议。

日夜兼程之后又是持续20天马不停蹄的连轴转,在“8.8九寨沟地震”抗震救灾工作中,于泳先是冲锋在前,冒着数千次大大小小的余震,担当了道路疏导员、运输调度员、后勤保障员等多个角色;后又收尾断后,争取到省级金融机构对灾后重建工作最实惠的专项支持。“挂了职就得挂上心!”于泳说,“能够为抗震救灾尽心尽力做些事情,于愿足矣!”

“牢记使命用真心”

上了心就必然会动情,于泳说,他不知道何时就“陷入”了对阿坝千丝万缕的情感联系中。

于泳的扶贫工作不仅在政策、资源上做实、做好,还特别注重与困难群众加强情感联系,尽量“走一走、看一看、坐一坐、聊一聊”。在负责联系理县脱贫工作中,于泳不畏山高路陡、沟深壑险,走遍了包括高半山在内36个贫困村,走访了300余户建档立卡贫困户。

2019年1月28日,于泳到理县上孟乡建档立卡贫困户家里慰问、拉家常。一位老人拿到慰问金和他的个人捐助时,感动得流泪,他拉着于泳的手说:“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感谢领导!现在国家太好了,还要管我们吃、管我们穿。要是在以前,我们家早就过不下去了。阿拉啦!阿拉啦(加绒藏语谢谢)!”于泳亲切地告诉老人,党中央要求我们打好“脱贫攻坚”战,就是要帮助困难群众过上好日子:“大爷您放心,家里有困难,政府会一管到底,奔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小许说,“像本土的州领导一样,于泳常委也实现了‘在车上的时间比在床上的时间还要长’,17、18两年他的车程超过15万公里。”

“也许是十五万公里车程的联系太紧密了,阿坝的人们那达观的态度、坚韧的生命、虔诚的信仰和大山一样的性格吸引住了我……”于泳说。

2018年3月1日,阿坝州常委、副州长于泳在理县联系村召开坝坝会。

说到距离,成都到阿坝有多远?对于之前在北京工作的于泳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概念。现在,他有了确定的数字:六个半小时。

这是成都机场到阿坝州府所在地马尔康,司机在能够保证安全的极限速度。

2019年2月1日,于泳在马尔康参加完会议去成都的途中,乘坐的车辆在理县的一处隧道内发生了侧翻。在车辆停止了翻滚后,他挣扎着爬了出来,撑着浑身疼痛的身体找到了驾驶员,此时,驾驶员已经没有了回应。在救护车的抢救下,于泳在理县人民医院做了紧急治疗和初步检查。随即,他被送往省人民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治疗,所幸没有大碍。为了对等在北京过年的父母隐瞒这重大的事故,2月2日,于泳硬撑着独自一人返回北京继续治疗。

然而,让所有人吃惊的是,3月4日,于泳竟然回到了阿坝,坚强地走上了工作岗位。这一次,于泳既没有遵守“至少修养三个月”的医嘱,也没有遵从中粮集团领导“必须要把伤养好后才能重返高原继续挂职工作”的嘱托。

2018年6月,阿坝州常委、副州长于泳在理县佳山村检查“脱贫攻坚”工作。

作为一名挂职干部,于泳干嘛这么拼呢?

“这次挂职,使得我成为了中粮集团和四川的一个连接点,成为了北京和阿坝的一个连接点,成为了央企的党员干部和民族地区老百姓的一个连接点。”于泳说,虽然离开北京,挂职阿坝州,但“娘家人”中粮集团一直牵挂着于泳。对于于泳的担当和不易,集团也是大力支持。集团董事长专门听取于泳的工作汇报,赞扬他“二话不说顶上去,一声没吭扛下来,政治上过硬!”;集团总裁每次来川,只要双方时间、空间上便利,就会把于泳叫到下榻的住所,面对面地鼓励……

2019年6月20日,因阑尾化脓严重,于泳术后腹腔一直插着管子,手术期间,体检报告显示,长期的高原生活已经伤害了他的体质,他的有些内脏已经变大了。

“肉做的身体可以有铁打的精神。”于泳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了那片雪域高原和原野上开满的美丽格桑花!

 

郑重声明:网站刊登/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不负责其真实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