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时间的朋友:普通人的努力,会积累成奇迹

2018年的最后一天,深圳“春茧”体育馆,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如约而至。

罗振宇相信时间的力量:普通人的努力,在长期主义的复利下,会积累成奇迹。

以此推导出来的“长期主义”方法论成为这场跨年演讲的重要主题。只有长期主义者,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贝佐斯投资建造的万年钟,历时千年凿刻而成的莫高窟,发愿二十年的跨年演讲,因为汇入了长期主义的大河,便拥有了穿透时光的厚重与力量。

在“时间的朋友”的知识合作伙伴里,有一个稍显愣头青的酒业品牌,江小白。和业内动辄百年历史的前辈相比,这个后生除了一股子生猛劲儿,也早早地做起了长期主义者,相信时间的力量,把追求长期价值写进企业价值观,并内化成行动指南。学会做时间的朋友,这不是风口之上猪也会飞的偶然与幸运,而是一场“精准打击”的持久战役。

与“朋友”相遇:撕开一道年轻化的口子

2017年1月1日,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在科恩的音乐背景里谢幕第二场《时间的朋友》,他说,科恩的所有歌曲中,有一句歌词最令他感动: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把江小白嵌在中国白酒业发展的时间纵轴上来看,在断代隐忧弥漫升腾的裂痕处,正是江小白“照”进来的地方。知乎上,关于“年轻人都爱喝什么酒”的提问下,鲜有传统中国酒的身影。啤酒、葡萄酒和进口烈酒等多重口感浸染下的新世代,本能地将白酒标记为“父辈商务用酒”,与年轻人标榜的个性自由、愉悦轻松背道而驰。白酒仿佛在时间的长河里,被年轻人遗忘。年轻消费着流失的断代隐忧在行业里弥漫开来。

“如果老世界里没有年轻人想喝的酒,那么我们就去创造一款!”创始人陶石泉瞄准年轻用户的“精准打击”,他想和年轻人成为朋友。不喜欢重口味,就做轻口味;不喜欢度数高、醉酒快,就做低度酒、不易醉;不喜欢商务应酬,就做小聚、小饮、小时刻、小心情;不喜欢口感单一沉闷,就做潮酷混饮……江小白用All In的勇气和态度投身其中,独创“单纯酿造法”以及“SLP(Smooth、Light、Pure)产品守则”,口感更清淡、纯净,独酌柔和利口,将年轻内化为品牌的核心DNA,和年轻人做朋友,重度占领消费者心智。

商界有一个古老的格言,找到一个简单的基本的道理,非常严格地按照这个道理行事。诚然陶石泉非常明白,做一个长期主义者,成为时间的朋友,因为时间会验证一切。

与“时间的朋友”相处:七年,不痒

江小白诞生之初,有人预言它活不过一年,质疑声萦绕在这家创业公司头上长达四年之久,陶石泉每年都在内部戏言,“别人说我们活不过今年,我们就再撑一年好不好?”于是“撑”到了第七年,成长为一家全国性的主流中国酒企。它验证了与“时间的朋友”相处的乐趣,七年,不痒。

2012~2014,扎根大本营,验证市场模型

肩负着白沙酒镇复兴使命的江小白,在旧时光里重拾重庆高粱酒的味道,摸索出一条“老味新生”的路子,让世人重新看到那个被遗忘许久的小曲清香酒的身影。

从重庆到成都,打破中国酒“西不入川,东不入皖”的市场魔咒,硬生生地在四川这个“酒窝子”里切下了自己的市场蛋糕。“连续几年的行业调整期,我们扎扎实实地做好川渝的局部市场,外地经销商找上门来都不做生意,一直说再等等、再看看,耐住了寂寞。”

2015~2017,走出舒适区,啃下硬骨头

行业大量小瓶酒、青春酒跟进,江小白反而走出舒适区,“啃”起了硬骨头,拿下武汉、合肥、郑州等铁板一块的市场。“任何转型和创新都需要啃硬骨头,要经过市场考验,没有捷径可以走。硬骨头必须自己啃,啃完硬骨头再吃肉,会增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2017~2018,进军全国化,试水国际化

随着白酒业整体复苏回暖,头部酒企高歌猛进,江小白果断、迅速地铺开,进入全国50%以上的城市区县,拿下了全国化的半张门票。“如果没有提前布局,2018下半年行业遇冷,地方酒企增长放缓甚至边缘化,我们就很难做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安于一个地方性品牌”,复盘江小白的成长路径,从区域,到全国,再到国际,步子迈得不疾而速。陶石泉觉得,优秀的消费品企业要做“时间的朋友”,不疾而速,至少需要十年的探索期。

如今,这家酒企又坚定地迈开了国际化的步子,已经相继出口至韩国、澳大利亚、英国、日本、新加坡、缅甸、柬埔寨等27个国家和地区,为中国酒的未来打开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时间的朋友:我们All In

罗振宇在跨年演讲上说:“当你做一个决定的时候,得分得清什么能穿越时间,什么会被时间过滤。所有能穿越时间的东西,就该坚守。所有会被时间过滤的,该翻篇就翻篇。”

这和陶石泉大手笔押注全产业链的实业逻辑不谋而合。“江小白酒业集中产业园”、“江小白高粱产业园”项目启动,涉及投资金额30亿,示范种植面积5000亩,规划辐射种植面积10万亩;在IDG资本、高瓴资本助力下,江小白首次对外公开“+号”战略,围绕“农庄+”、“酒庄+”进行全产业链核心能力布局。在这一系列发布之下,是陶石泉对于“时间”这位老朋友的信任,以及他对长期价值的坚持,“如果在未来,我们是一家能提供优质供应链和高效产业链的公司,一来可以对抗品牌老化、渠道进化的问题,二来可以孵化出更多的品牌矩阵。因为底层竞争力的存在,随着时间的积累,它会越来越有价值。”

这倒是容易令人想起另一位创新界的大佬贝佐斯,在执掌亚马逊的23年间,他常常被问及“未来十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但很少有人问他“未来十年,什么是不变的?”贝佐斯觉得,第二个问题远比第一个来得重要,“因为你需要将你的战略建立在不变的事物上,把所有资源All In在不变的事物上。”所以,这一次江小白选择了All In。

江小白All In人才。5位国家级评委、12位高级品酒师、8位高级酿酒师,酒厂技术团队达到了国内一线名酒企业的综合配置和技术储备。

江小白All In酒庄。打造江记酒庄,保护性收购驴溪酒厂,自建手工精酿车间、技术检测中心等,打造以酒类生产加工为枢纽、连接上下游产业配套的全产业链集群。

江小白All In农庄。耕耘“一亩三分地”,涵盖“高粱产业”“循环农业”“农旅产业”三大版块,以高粱种植为抓手,推动农业与高粱酿酒、文化旅游等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助力白沙镇实现乡村振兴。

寒冬料峭,2018年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落幕。2019年,陶石泉仍旧反复强调,千万不要对行业悲观,也千万不要对自己乐观。江小白逆势重仓全产业链的逻辑,是为长远的未来蓄力子弹而已。江小白坚守着实业的重资产逻辑,不为外界瞬息万变的风口所左右,目标坚定地追求着长期价值,在时间的长河中,与“朋友”作伴,负“重”前行。

这大概就是“时间的朋友”里,那个长期主义者的模样。

 

郑重声明:区块链网站刊登/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不负责其真实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