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神:去中心化、激进市场与社区解放| 熊市再读

正如我们在互联网和其他网络中所看到的那样,任何过度地、或天真地依赖任何旨在去中心化权力的形式主义,都可能会在无意中产生重建垄断和寡头实体,继而带来负面影响。只有通过制定、并提供各种机制来检查权力集中的技术系统,同时在不断寻求导致这些机制失败的模式过程中建立社会(社区)意识形态,我们才能吸取此前去中心化权力失败的经验教训,并最终取得成功。

作者:Vitalik Butrein、Glen Weyl

(碳链价值注:Glen Weyl是微软首席研究员,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书籍《激进的市场》联合撰写者)

编译:默风、Diana

如今,世界各地的富裕阶层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因为人们对他们既有权威的信心已经发生了动摇。经济停滞不前、不平等加剧、政治腐败、以及因精英利益而日益增加的技术垄断,所有这一切都引发了民粹主义的强烈不满。

实际上,我们非常理解这种感受,同时也被这种不满情绪所驱使,推动我们不断前进。然而,我们还担心在创新过程中,左派和右派会出现一些最常见的反应——比如退出技术、市场和国际合作,所有这些反应都会摧毁当代社会中一些最有价值的东西,也会让我们一直希望解决的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

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我们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求各种替代解决方案,并希望能够为终极解决方案做出一些贡献。我们希望利用市场和技术解决方案,从根本上“去中心化”所有权力,并且将权力从权威中心转移到一些正式的规则上。在下文中,我们将探讨这些项目如何互相关联、以及如何互相补充。

如今,强大的垄断已经在数字经济和金融领域里建立了越来越集中的控制权,而我们(加密社区)中的一些人将会专注于寻求技术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传统金融系统已经过度腐化,而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直接出现,其实也是对这些问题的一种响应。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创造第一个区块,即创世区块,并在创世区块中留下一句话:“The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bailout for banks.”(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当时正是英国的财政大臣被迫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这句话也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标题,而中本聪则将这一事件在第一个区块链中永久的保留了下来。

从这个角度来看,加密货币背后的去中心化技术完全具有远超出传统金融的潜在应用能力。不仅如此,在我们每天看到的新闻里也充斥着针对中心化系统各种问题的报道,比如有些中心化系统无法较好地保护人们的隐私,Equifax遭受到大型黑客攻击也引发了人们对社交媒体隐私的担忧。所有这些事情都说明,那些重视“自我主权”、以用户为中心的身份管理系统急需创新,而在创新设计过程中,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且高度安全的数据和计算功能存储虽然昂贵,但已经在人们的考虑范围内了。

还有一些人,他们侧重于设计主流社会的经济和政治游戏规则,旨在分解和减少人们对中心化集中权威的需要,他们将这种集中权威成为“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传统私有财产倾向于创造并延续权力的不平坦,少数人希望将资源牢牢地垄断在自己手中,而不会将资源部署、并应用到最合适地地方。而一个更真实、更激进的自由市场则将通过广泛使用拍卖和共同拥有财产来创造规模更大的竞争和平等。

其实,一人一票的民主倾向于压迫少数群体,这些少数群体往往会寻求保护,以避免收到司法系统或国际当局的迫害,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也不是真正的民主。一种更具创造性的民主形式,其实也应该赋予少数族群权力,让他们可以保护自己最重要的利益,同时让这些利益的合法性在政府层面得到恢复。

我们可以考虑其他的制度,例如“二次投票/表决”(Quadratic Voting,投票总成本与票数的平方成正比,例如,如果A想投1票,他需要花100个币,但如果A想投100票,他需要花1万个币)。当用户遇到自己认为重要的问题时,可以购买额外的选票,以获得更大的发言权,而不是平均分配选票。为了阻止一小部分金融精英购买大量的选票,每1000张选票的价格高达10万张选票的价格,购买选票的高额成本可以防止刷票。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项目都是独立开发的,这也引发了一些问题,比如我们每个人都对其他人的项目的近期表现感到疑惑和犹豫。尽管所有人的项目都极具潜力,但加密货币所表现出的“泡沫行为”会导致项目趋于危险,更不要说有些项目的实际用例还没有确定。

激进的新兴社会制度,不管是技术上的、还是经济上的、或是政治上的,也不管是自上而下的还是自下而上的,最好是一步一步、缓慢地应用,以便让社会有机会去体验、学习新的制度,并降低这些新制度可能破坏现有社会架构的风险。实际上,这种方式就是他们寻求治愈制度冲突的解决方案。

不过,尽管我们的项目都是独立开发的,但彼此也会看到之间蕴藏了合作和互补的巨大潜力。以太坊和其他加密货币(可能故意)没有设置一个值得信赖的“法官”和“权威机构”来裁决争议,这是因为他们希望完全依赖于正式且透明的规则,而不是中心化的机构或人。如果把人为驱动的司法自由裁决权这个保护层给拨开的话,标准财产和投票规则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很快就会显现出来。

因此,基于区块链的项目通常对更好的规则具有非常强烈的需求,因为规则越好,就越有助于维持经济权力的去中心化,而且能够无需支持、或是避免让这些社区采取大型官僚机构的传统治理规则。一个能够在区块链上成功运作的激进市场,其实是最能完全实现避免依赖自由裁量权的目标市场。最后,加密货币社区具有一致的哲学价值观,并且对创新具有不同寻常的开放性,这使得它成为一个理想的地方,可以在相对有限的、更广泛的社会成本条件下测试激进市场的想法。

我们因此看到了许多合作机会,并积极地致力于促进各个社区之间的联系。即使两个社区都没有实现其广泛的社会抱负,也有各种各样的狭隘背景,但是只要能够达成合作,似乎就可以产生重要的社会影响,包括使用区块链来提高数据市场的安全性,以及将“二次投票/表决”用于基于区块链的社交网络意见汇总之中。除了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的一些具体想法之外,其他一系列相关合作似乎也是可能的,比如使用电子“邮资”来阻止垃圾邮件,或是扩大对资源有限的人提供高质量的财务规划,等等。

在潜在的合作领域中有一个特定用例,其中也印证了区块链技术应用存在一些挑战,比如使用“二次投票/表决”来解决基于区块链社区所面临的一些实质性治理问题。在决定可能存在争议的协议变更时,已经有人在尝试使用投票来衡量社区情绪。但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直被批评为太容易受到假帐户(sockpuppe ts)的操纵和非社区成员的恶意投票影响,也被批评说协议有时会过于倾向于反映一小群富有的代币持有者的观点。在某些程度上,“二次投票/表决”可以提供一个温和的替代方案,因为参与者的观点、以及他们在社区中持有的代币比例会在一定程度上被考虑其中,但是因为购买大量选票的成本很快会变得过高(1000张投票将花费1,000,000个信用点),因此一小部分精英对投票结果造成不成比例的影响也就会变得非常有限。

然而,“二次投票/表决”还对现有的加密货币社区提出了重要的技术和概念挑战。特别是“二次投票/表决”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可验证的、独立的人类身份概念,而社区成员却可以通过歪曲自己、注册多个虚假账户(sockpuppets)来大大增加自己在社区内部的有效影响力。不仅如此,在加密货币社区中频繁使用匿名和假名,也对这种明确界定用户身份的需求越来越高。显然,每个社区都希望避免出现一些不平等的财富和权力现象。毕竟,一个只规范资本、而不规范人性的体系,可能只会无情地为人类提供财富,而不是人性。从这个意义上说,激进市场的实验可能会有助于明确加密货币社区中最重要的、最杰出的技术问题。

更一般地说,正如我们在互联网和其他网络中所看到的那样,任何过度地、或天真地依赖任何旨在去中心化权力的形式主义,都可能会在无意中产生重建垄断和寡头实体,继而带来负面影响。只有通过制定、并提供各种机制来检查权力集中的技术系统,同时在不断寻求导致这些机制失败的模式过程中建立社会(社区)意识形态,我们才能吸取此前去中心化权力失败的经验教训,并最终取得成功。我们希望通过区块链和激进市场技术在一定程度上的结合,能够为打破垄断企业、政府和技术力量、以及构建一个更加自由、开放、合作的二十一世纪新世界做出重要贡献。

郑重声明:网站刊登/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不负责其真实性 。